扫一扫分享本页

文学驿站

当前位置: 首 页>>校园文化>>文学驿站>>正文

一叶长吟

发布时间:2019-12-20 10:49:48  作者:张俊美  编辑:董治安  来源:文化与传媒学院 18编导2班  浏览量:

我在旧日记本里发现了一片银杏叶,也不知是何时起意随手放进去的,和当初略显稚嫩的字迹平铺在一起,就像是急急流年里,自己藏匿着的一个秘密。

南北方的秋季相差太多,像银杏这样浸染着秋色的蝴蝶,在贺院却很难看到它的翩翩身影。现在金秋刚过,北方念书的好友总嚷嚷着“秋裤保命”,自己这边却还不慌不忙穿着半袖,想想就觉得地区差异真的还蛮有趣。

我不禁将窗户开得大了些,凑着头去感受一下一下拂脸而过的晚风,想象它是从北方吹来,凛冽了北国万亩疆土,终于在触到“江作青罗带,山如碧玉簪”的地域时折了腰,一路温和下来,就像将士解甲归乡时难得显出的柔情一般。

我尽量把呼吸放得平缓,把自己放得平缓,倚在窗边,余光里发丝一下一下轻动着,连思绪都轻飘飘的,跟着晚风弯弯绕绕,去捉寻回忆的尾巴……

银杏果腐烂的味道首先被忆起,接着那条秋风簌簌的金色大道便一发不可收的在脑海中生动起来。记得那也是秋季的后半段了,银杏果印在地上的腐坏痕迹开始为片片金色的扇子所遮盖,连那难以言说的味道也被掩得七七八八。所以尽管我避开了黄昏这个散步的高峰期,也还是在正午时走到了三五成群的人流中。他们大都是在拿着银杏叶拍照,一个人的我突然就显得有点格格不入。又害怕不小心入镜破坏了行人的合照,我索性步也不散了,找了个长凳坐下,背对着一片欢声笑语任那坏心情青藤蔓草般无声疯长。全国高中生几乎都有这么个通病:对成绩格外敏感。很显然我并没有免俗,不高不低的成绩让我郁闷不止。

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想着高考落榜后应该去学哪一门手艺。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搅散了我的“人生大计”。一个围着橘色围巾的姐姐想让我帮她和两个小伙伴拍个照片,我应了声好。用从母亲那学来的拍照技巧,微蹲下身,帮她们拍了几张,说实话我是看不出什么效果的,但她们看起来倒是很高兴,像是承了我多大的恩惠似的不住道谢赞许。最后朝她们挥手再见时我整个脸都是红扑扑的,手里拿着她们赠送的小礼物:是她们挑选出的说是最别致的一片银杏叶。其实看着和寻常的叶子没什么差别,只是在几片候选叶里,它因为长得对称些,得到了几位姑娘的一致认可罢了。

但包含着三个人真挚情意的叶子,就算不是最别致的,也该有很大的与众不同的力量吧。我看着它金黄色的牙边,目光不由自主柔和下来。

回去时,我是沿着银杏路旁的河道走的,正午时的阳光直直洒在河面,就像琉璃碎在了地上…斑驳直达眼底。我心情由此彻底大好,古人言:“秋日多悲怀,感慨以长叹。”我于是把今天的愁绪归咎于这个惹人感怀的秋日,我还是那个向上的少年。

回到家后我拿出日记本,在最后一页记上这么一句:“世事千帆过,前方终会是温柔和月光。”合着那片银杏一起,将这须臾的经历藏在这里。

稍有凉意的晚风拂面而来,几缕秋风,悄然将我的思绪拉回。恍惚间,那句话又路过我的心门,隔着漫漫岁月,依旧带着正午太阳的暖意,斑驳的影子在眼底拼拼凑凑,琉璃般的水面倒映着的话逐渐清晰:我还是那个向上的少年。



关闭